男士时尚网

郑成功这一战,最为遗憾

时间:2017-06-02 来源:网络 本文由:花样男子 收集整理

与南京之战相比,台湾战役可谓东西方真正一样第一次依靠正规军作战而不同于以往海盗骚扰。面对被围困在热兰遮的1000荷军,郑军数万之众竟然围困了一年才取胜。荷军的先进防御体系(城池本身就属于当时欧洲防御要塞),郑军那些火炮不同于满清等大陆内部夺城战,以往所谓坚城在红夷大炮前不堪一击,可面对经过文艺复兴,三十年战争后的先进要塞防御体系竟无办法,红夷大炮当时只属于海军炮,荷军在台湾甚至使用了早起迫机炮,而郑军当时甚至不只炮弹从何而来,另有荷军敢死队经常出袭郑军炮兵,而荷军评论敌方炮兵竟无防御阵地,海军方面,荷军战舰不虚依靠大规模风力即可航行,郑军依靠老方法夜袭火攻才取胜。可见当时中国已经脱离时代发展,可谓是天朝最后依靠人数才取胜不是毫无道理!

在《鹿鼎记》中,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曾多次回忆自己跟随国姓爷驰骋疆场的岁月。有次甚至提到在南京地区战斗的事情,那么民族英雄郑成功率领的军队在南京地区的征战中有何表现呢?

南京前哨战

自父亲郑芝龙降清之后,郑成功举起大旗成为反清的主力。他利用海上优势,频繁进攻清军沿海地区,并多次得手。在自身实力不断壮大的同时,他渐渐将目光凝聚到了南京。因为这里不仅拥有特殊的政治号召力,也是钱粮赋税重地,一旦攻占,便可扩大实力。

郑成功,因蒙隆武帝赐明朝国姓“朱”,又称“国姓爷”。

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五月,郑成功起兵十余万(包括随军家属)从浙江向南京进发。其实早在四年前,郑军就数次攻入长江。虽没有取得决定性胜利,但起到了“探路”的作用。

首战定海,告捷。光焚毁的敌方船只就达百余艘,几乎把清军水师并不富裕的家底掏了个干净。

640.webp (1).jpg

二战瓜洲,清军严阵以待。他们用铁索联结两岸,上设木栅,内布火炮,名曰“滚江龙”;又扎木排,周围木板,可容数百士兵,名曰“木浮城”。郑成功挑选数十名善泅者,乘夜斧砍“滚江龙”;又遣巨舰十余艘,火烧“木浮城”。仅仅一天便攻取了瓜洲。

三战镇江,南京提督管效忠亲率上千名骑兵杀来,直扑郑成功中军大营。郑军奋勇死战,几进几退,铳炮矢石,密如雨点。

经过几次拉锯,清军大溃,横尸遍野。战后,管效忠收集残部,仅剩一百四十余人。镇江大胜,沿途城镇皆降,南京门户大开。

错失大好机会

但是下一步如何进行,郑军内部产生很大分歧。中提督甘辉认为从陆路出发,一举攻克南京。这一观点遭到了多数人的反对,一则大军远道而来水土不服,二则刚下大雨,道路泥泞难行。

最后郑成功决定水路进军,稳扎稳打。这个观点看似有道理,其实是站不住脚的。之前在瓜州被击败的清军只用了两天时间就逃回南京。而此时南京城内人心惶惶,郑成功完全可以跟着清军溃兵,走相同的路,以最短的时间攻陷南京。

就这样,原本只需两三天的路程,从水路走了十多天。而且进击南京为逆流,且夏季并无顺风。郑军又用纤夫将舰队慢慢拉到了南京观音门外。就在这几天的时间里,男人装,一万清军从荆州顺流而下,抢先赶回南京安抚民心,参与防守。郑成功失去了“一鼓作气,速拿南京”的良机。

尽管如此,他还是拥有十几万大军,而南京不过两万人马,双方兵力悬殊,郑成功如果强行进攻,拿下南京还是有希望的。偏偏这个时候从芜湖传来清军守将欲降的消息,国姓爷派遣张煌言分兵去芜湖受降收城。

张煌言长期在长江地区指挥南明军同清军作战,可以说他在整场战役中最有发言权。可是从进入长江口开始,郑成功丝毫不采纳张煌言的建议,反而在兵临南京城下时把他支开,种种举措为以后的失败埋下伏笔。

郑成功的部队从仪凤门方向登岸,在狮子山一带扎营,对南京形成弧形包围。

低智商的诈降

管效忠自镇江败回南京后,便坚守城池不敢出战。为了缓解郑军的进攻,他决定诈降。

管效忠派人到郑成功大营请求:此次大兵压境,我们无力抵抗应当投降。但根据我们的习俗,必须坚持一个月。如果敌军刚到我们就望风投降,那是要牵连我们在北京的家属的。如果我们坚守一个月之后再投降,就算是对朝廷尽忠了,家人也因此可以免罪。

郑成功的手下马上看出了管效忠的诈降伎俩,纷纷指出这是缓兵之计,应该迅速攻取南京。然而可惜的是,郑成功却点头表示同意。后人在谈到这件事的时候都是草草一句“成功轻信守军之言”,其实纵观此次北伐过程,前期贻误战机的事情是有的,但战场优势一直都在郑氏手里,至于为什么会相信这样的诈降,国姓爷有自己的想法。

首先就是轻敌!郑成功对参军潘庚钟解释说:“自舟山兴师至此,战必胜,攻必取,彼焉敢缓吾之兵耶?彼朝实有定例,尔勿多疑。”经过南京外围的几次大捷,郑成功已生骄心,也因此相信管效忠的一月之期是逼不得已。

其次,松江提督马逢知有投降的倾向,和郑成功私底下接触过。因为马部都是骑兵部队,他希望马逢知投降之后会派兵参战,所以趁这个时间段等待马逢知的抉择。

再次,郑军的攻城火炮需要从船上拆卸,此时火炮尚未全部到位,需要时间。

640.webp.jpg

最后就是郑成功本身的原因,他希望可以和平攻占南京。毕竟郑军水战无敌,陆战却不如清兵,如果强行攻城会导致重大伤亡。

诈降成功之后,清军乘机迅速调兵遣将,收容州府兵三万,临时征集乡勇两万,至此,城内清军骤增五万余人。

放任清军入城

七月十六日,驻守于仪凤门外的郑军见攻城的命令迟迟未下达,干脆跑到河边撒网捕鱼。清军看到对方军纪涣散,觉得是个好机会,便突然从仪凤门杀出,对郑军发动进攻。

虽然最后击退来犯的清军,但郑成功勃然大怒。他派人去问询事情经过,该部的将领余新竟然大言不惭地称自己是故意露出破绽,引诱敌人上钩,并说:“军机变通,总在将妙其用。”

郑成功当然不相信余新的话,由于仪凤门是清军最重要的突击方向,而这里的驻军只有余新的前锋镇以及萧拱宸的中冲镇,兵力相对单薄,郑成功准备派左提督翁天祐率军加强防守。

可是余新担心自己的功劳被别人抢走,便夸下海口说自己不用别人支援。郑成功轻信余新的话,将翁天祐的军队又调回原处,致使仪凤门一带的防守力量严重不足,为后来的南京战役的惨败埋下祸根。

而在关键时刻,郑成功一直想争取的马逢知却以家眷都在北京为由,否定了先前投降的计划。

兵败南京会战

国姓爷经过清军仪凤门的突袭和马逢知的变卦,再加上攻城准备基本做好,终于在七月二十日传令各部:两天后对对南京城发起总攻。

免责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消费建议。如发现稿件侵权,请 联系我们